• Sep 21 Thu 2006 22:01
  • 921

6年前的今天,災難降臨台灣,
當時我剛入睡沒多久,在宿舍裡被震醒,四周是一片漆黑,
大家雖然有點緊張,仍然井然有序的下樓到操場集合,
然後在操場上議論紛紛,或是到街上找電話亭,
整個育才街、尊賢路上滿滿都是坐不住的人,
之後不斷的餘震,操場四周圍大樓的窗戶震聲價響,
很訝異一中那些老舊的破教室跟宿舍竟然沒倒,
有些人冒險去把棉被拿出來,但應該沒人睡得著吧!

跟大多數人一樣,我的心也揪了一整晚,
因為一直聯絡不上家人,偏偏家裡又在震央的南投,
隔日天一亮,我們一群南投來的子弟不約而同聚在一起,
開始尋找可以回家的方法,然後就搭上傳說中的瘋狂小巴士國泰行,
不愧是惡名遠播的小巴士,完全是哪裡有路往哪鑽,
隨著沿途看到的一幕幕驚心動魄的景象,車裡不斷發出驚呼聲與嘆息聲,
一群焦慮的南投人在這個時候很難坐得住,
我注視著窗外的浩劫,眼神裡卻是空洞,心中只掛念著家裡,
第一次有一種我不敢說出來的感覺。

直到抵達國光客運南投車站,場景一樣慘不忍睹,
那時候我終於撥通了電話,歸心似箭的心情盡在不言中,
家裡的鐵門並沒有打開(因為停電)
進門後首先印入眼簾的是漆黑一片,依稀看到客廳桌上擺著一台收音機,
當時電視什麼都斷訊,只能靠少數幾個能夠接受到的廣播頻道來聽新聞,
家裡的人都沒事,房子也沒倒,我想我是幸運的吧!
震後那幾天我們每晚睡在貨車上,
大家不分彼此,即使是不認識的村人都睡在一起,不分你我,
整個村民的聚集地就好像是電影中看見的難民營,
在浩劫中形成一股溫馨的力量,讓恐懼漸漸散去,
我想我是幸運的吧!

之後幾年,921這名詞一直陪伴著我,
每當有自我介紹的場合,總是會有人問起,
連大學入學時也變成口試官關心的問題,
(之後又多了土石流之類的問題)
直到今天,又有人問起我這個問題,
以前我會很詳實的解釋,而現在我只需說一句:我比較幸運吧!就夠了。


farr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cdaisy
  • 我一定是神經太大條,<br />
    當天我把棉被矇在頭上,<br />
    模糊的想著:冷氣不會掉下來砸到我吧!<br />
    我爸媽則是把我叫起床趕下樓,<br />
    連忙撥電話,找著在豐原的哥哥,在南投的外婆,<br />
    收音機裡拼命撥著這兩個地方的災情,心急如焚……<br />
    <br />
    外婆的房子是倒了,幸好她沒事,跟她住的小表弟也沒事,<br />
    哥哥也沒事,一家團圓……<br />
    <br />
    有趣的是這麼多年不在台灣的爸爸,<br />
    竟也趕上這場"盛事"。
  • yowsung
  • 我也記得當晚的事。<br />
    <br />
    當時媽媽在嘉義做生意,爸爸去菲律賓出差,兩個哥哥在台北求學,<br />
    家中只有我一個人,地震來時我以為我做惡夢,<br />
    等搖到停止後聽到街上吵雜的說話聲才醒來,<br />
    到街上才發現一片黑暗,騎上機車到處晃晃,<br />
    後來騎去文華載了兩個社團女生回家,<br />
    因為她們要回埔里去。<br />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