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最喜歡秋天了。

雖然每到秋天,學校總有掃不完的落葉,
早晨出門要開始考慮是否多添一件衣裳,
盛夏的華麗一一開始褪色,鉛華洗盡,
課堂上讀到古人歎詠的詩詞,秋天也總是扮演悲情的角色。
但是,我就是無法抗拒地喜愛秋天,
帶著一點點憂鬱,一點點寂寥,一點點神秘的氣息,
在火熱的夏季與冷瑟的冬季之間扮演調和承接的角色,
秋天是最有智慧的思想家,懂得怎麼急流勇退,抑制激情,
秋天也是最感性的哲學家,潛伏在萬物議事廳中慷慨陳詞,
不顯山,不露水,秋天,就是這麼內斂而迷人。

曾經以為永遠不會改變喜歡秋天的心情,可後來卻愛上夏天,
原來熱情奔放才適合年輕人,秋天太深奧了,
以為懂得她就如同以為了解自己一般的困難,
唯恐錯過了,或是誤解了一番心意,就化作過眼雲煙,
從此深埋藏在心中,原來古人的沉吟歎詠是有道理。
我怎麼確定,將來不會喜歡上冬天呢?

以前,最喜歡秋天了。

farr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hebee
  • 你什麼時候偷申請這個帳號了
  • 換個新環境咩,hb有空多來坐坐...

    farrel 於 2007/09/14 13:33 回覆

  • yow
  • 起秋了,天涼。